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夢醒,葉落,風起,人散。終究,這一場,塵埃落定。 執手相望的年華里,青石板上清脆的馬蹄聲遠遠傳來又遠遠散去。滿面愁容倚窗扉,終不見君歸途。淺吟,青石巷弄垂思柳,油傘簷下淚伊人。頹牆幽怨揚琴瑟,達達馬蹄絕歸人。提筆揮墨,名曰《思君訣》。 果子云:心情乃是自己形容而生。忙得像狗一樣的日子裡,急切渴望片刻停留,寫下瑣碎的心情,畫下支離的靈魂。忙裡偷閒,萬般滋味只求甜。閒下來時竟只有慌張,見不得你的任何東西,見不得風掃落葉,見不得枝椏突兀,聽不得所有音符,聽不得任何聲響。 一天是時間恍然而過,昏昏沉沉中消磨青春,消磨這這張疲憊的臉蛋。曾說,青春就是用來折騰的。回曰:要是折騰過頭了怎麼辦?不語。這一程情深緣淺,該告一段落了。那一刻的釋然,並沒讓我撐著走多久。你的關心,你的冷淡,統統不要。落葉淒零而逝,帶走的遠不止那份堅持。 愛到濃烈時,醉的先是自己。想起那些女子,真真愛過。說起三毛,說起黛玉,說起伊麗莎白,說起斯嘉麗,說起奶茶……不斷的故事,沒有結局。最美的不過是一場無果而終。說來,我們沒有開始又何來結束之說?相識的你我沒有選擇相守,擦肩而過了,交錯於人海。 迷戀江南,因為那些淒美那些浪漫憂傷都瀰漫在那片空氣裡。而關乎於愛情,無極而終,往往沒了下文。我在流年裡哀怨等待,等待一個真實的人支起窗扉,笑著對淚痕裡閃著燭光的你說聲“你好”。正如《琵琶語》裡,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撫琴,彈盡一生寂落。我不會撫琴,只有在這鍵盤上敲敲打打,寫下零星的文字,祭奠自己的哀思。想念,最是難熬。可卻是如此磨人的想念,成為了支撐自己繼續愛著,不用無依無靠如塵埃,永遠沒有落腳點。 其實我就是塵埃,不想落定。只是現在,塵埃落定,是另一種解脫。 生命總是那麼神奇,那麼多意外。兩年前的意外改變了自己的一生,而兩年的經歷,自己的蛻變也不在預計的軌道。有時夢醒,猛地發現自己竟處在了這間屋子,有八寶的陪伴。而我們一窩,不似從前。屋子小的時候,有人來,就有人走。我不貪心,只是傷心。曾經,曾經的自己也是活生生的靈魂。如今要說再見,就如割肉放血,怎不萬般疼痛! 這樣的生活,行屍走肉。我不敢停下腳步,那樣的自己只會如今日般頹廢。惰性使然,骨子裡的倔強卻不讓我如此任性。 低頭,承認,塵埃落定。 收拾行囊,重新出發。

| 4 April, 2013 | 一般 | (6 Reads)
想想自己從明白要中考開始,到接著的高考再到現在的考研,無不會有此刻的心態,孤獨的觀察者別人的快樂。如果是大學以前的我可能還以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想法來解釋這種狀態。別人都在花時間在談戀愛、玩、進行各種活動,輕鬆而愉悅,唯我躲在某個教室某個角落看著某本晦澀的書、做著某種難解的題。我一直都有個毛病,對各種感覺事物都很遲鈍,很多時候不是我自己發現我喜歡某種感覺或厭惡某個事物,雖然我模糊中享受著那種感覺避開著那種事物。從小到大,我都享受著太陽落山的那段時間,在那段時間走在回家的路上,在那段時間讀著自己喜歡的書,在那段時間玩著自己喜歡的遊戲,總之盡情的享受著那段時光。可我腦海中卻從未有一個明確的感念“我喜歡下午太陽落山時的那段時光,寧靜安詳清爽”,直到有次在與朋友交流中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是如此喜歡那段時光。 以至於我現在開始疑惑我現在的狀態是我真的喜歡的狀態嗎,當提出這個問題時,我立即有了答案——不喜歡怎麼會這麼執著的進行著呢。但我也可以為了某個目的,做很多我不喜歡不願意做的事。是嗎?這樣不願做的是做多了,是不是連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都不知道了,只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麼,那就做什麼。是這樣的嗎?我現在高興不起來,跟朋友在一起沒有一點激情,跟任何人的接觸都是麻木的,無知覺,無感覺的。實在受不了殭屍的狀態了,就用搞笑的刺激的電影電視劇來麻醉自己。是這樣的嗎?這樣的生活持續久了,自己的血也冷了,各種災難我卻無動於衷,甚至身邊人的不幸我也那麼面無表情,我的利益成了衡量一切事物的標準。我在不顧一切的硬著頭皮,頭破血流的往上爬,上面真的是我想要的嗎,不是我想要的那我想要的又是什麼呢? 我不會笑了,我不知什麼是真正的快樂,我不會哭了,我更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傷心。 但我卻仍義無反顧的往前爬著,不,我是往前走著,跑著,衝著。既然那麼喜歡結果,即使為了那個結果到來時一剎那的快樂,我覺得我也值了。